Emma

听到,随手找了一张纸抄了歌词。

最近总失眠,直直地看着窗帘透过的丝丝亮光。
开始也真的什么都没想,但是慢慢的便有些忧伤。生活又现实又艰难,我没有办法过得很好。
晚上洗头的时候想,我最不舍得花钱的应该是在旅游上了,钱买衣服了可以穿,买东西了可以用,唯独旅游“什么也换不来”。而且每每有出去玩的想法,就会想到贫穷的父母,会觉得这样花钱对不住他们。
而且现在又不读书了,身体和灵魂都不在路上,所以目光越来越短浅。
有人说,如果你不按照想的去做,那么有一天你会按照做的去想。我基本已是后者了。
可怜又可恶。

大多时候我不知道要干什么。没有目标,基本上是被动地在被生活推着走。有时候会想,如果我有了小孩子,如何让她建立自己的世界,如何培养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能力。
我不知道,我自己也不会,如何教。
//
大概有半年时间了吧,不记得哪件事开始,我的生活开始过得很闷。以前大多时候处于中间阶段(不开心,中间,开心)。现在大多时候处于不开心的阶段。
一天天熬着,不知道哪天这种状态会结束。
//

之前随手写的(不堪入目)
//
太多时候我们囚禁于生活细枝末节的痛苦里无法自拔。
偶尔某时刻,更高处俯视,明白人生不过是一场旅途。

#高考#
经常做关于学校和考试的梦。昨天梦到老师说了个什么实验,大家都知道怎么做,都在热烈讨论,我却不会,并且不知所云。心里很焦急,一边想之前为什么没听课,一边翻书想自学(当然怎么翻也没翻着),这种焦躁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了梦外。
//
高考很重要。
它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。农村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大多数没有很多见识,高考基本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。城里的孩子,通过高考进入好大学更是给他们的人生如虎添翼,更上一层楼。
//
当然并不是说高考失败了人生会就此黑暗。
Z老师是鼓励那些低分考不上大学又不愿复读的人直接去就业的。
当然基本的义务教育是必须的。
学校是授人以渔,社会也可以。只是社会的方式可能会简单粗暴些-_-||
//
如果是金子,就放在耀眼的位置,供人欣赏,如果是普通石头,就做基石,牢牢固定城墙。实在不成材料,也可以铺成路,以便通行。
没必要做到完美,尽力就好(800字作文,目测只有二三分之一,尽力就好……)
Emma  06.09

当有朋友问“你最近怎么样”,就会不自觉陷入对过往的“整理”中。
哪些事放在好的一波,那些事属于坏的里面,哪些是不好不坏。
随后便是一声深深的叹息。
可能适应性太弱,所以从校园到社会的过渡期才这么长。毕业两年了,我还没找到平衡点。
很迷茫脚下的路。
也看不清未来的路。

随笔1

五一参加了同学的婚礼。
鉴于已去过三次婚礼现场,对套路已基本摸清,但还是在男生告白的时间不觉湿了眼睛。
默默的一直喜欢,比“我喜欢你,你不喜欢我,我便不再喜欢你”,喜欢更多些吧。
//
有个同学家里条件挺好,我给C说,我们好穷啊,C说羡慕啊(?),我说羡慕啊(!)。
挣钱是一种能力。
“拜金”并不可耻。
//
A朋友很多,和很多同学熟络。忽然就觉得自己很贫瘠。联系了一个以前很要好但后来基本不怎么联系的朋友,她说,时间能改变一切。
我知道这句话,可是我不愿意相信它。
不愿意相信现实的人,基本都会过得比较纠结。
//
后来看到朋友圈发的大学宿舍照片,不觉鼻子一酸。
郁郁葱葱的少年时期,一起行走的好友和恋人,不知道怎么了就渐行渐远。
每个人都是孤独的,接受这点或许会释怀很多吧。
晚安(😐)

从小家里就很穷,身为农民的父母也并未有意识去教育,不知道是不是贫穷导致的自卑,我不敢和不熟悉的人说话,心里胆怯。甚至是教我的老师,即便是喜欢的老师。
总是低头走路,宁可绕远也要躲着人走。
一声招呼一声问好,需要鼓足很大的勇气。
而勇气对自己来说又是稀缺资源。
//
这可能也是我敏感的来源。
内心空空,所以有些事很容易让我崩溃。
//
我以前会把情绪写出来,有一部分是想寻求赞同。绝大部分。可能太消极(其实内心是积极的,只是表达的不够明确),在繁忙无奈的生活中,没有人愿意再看到消极的话,现在的自己也是…
再后来,我尽量让理性占领高地,对很多不再在乎。再加之工作之后,更不敢随便说话。
//
慢慢的,觉得自己灵性不再。不会飞了,笨重地行走在地面的现实中。
我也慢慢懂得了现实中的一些事,
比如,没有人会比父母更爱你。
//
如果我有了小孩子,我希望她一边认清现实接受现实,一边能建立自己的精神自留地。
一边痛苦,一边欢愉。
谁不是这样呢。
//
瞎写了一段,就这样吧。

上周一个文档评审,是我组织大家编写,大多模块也是我写的,会上我也很认真的给大家讲,希望大家都能学习学习。
期间领导去了趟厕所,然后A同事说,你不用讲这么细,你讲的累,我们听的也累。
那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。

昨天周天。
半中午出门,看了一辆电动自行车,讲了一点价,觉得还行就付了钱。
在小吃街吃了午饭,然后去C的一个朋友那里坐了会儿,又去他的新房看了看装修。
回来去骑车大概六点多,已经开始冷了。
//
手和屁股冻的发麻,想到了小时候冬天放学。
那时候手脚,脸,耳朵冬天都会冻,特别是手。经常冻的化脓,用卫生纸包裹起来贴上胶带继续写字。晚上热了又会痒,又不能抓。
穿着做的棉鞋,化雪湿了之后一天都暖不干。
那时候三毛钱两个馍,夹一毛钱一个辣条,就是一顿饭。
//
后来我给C说,今天要过完了,我的生日要过去了。C就拿过来一个打火机,说许个愿吧。
我认真的许了个愿,吹了小火焰。
C说你许的好快。
我说,嗯,因为只有一个。
“为啥不多许几个?”
“因为多了也实现不了”
//
以前都是许三个的。